苗岭山区的寨门文化 - 遵义酒店网
本站公告:
当前位置:主页>贵州民风>

苗岭山区的寨门文化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 贵州高原的苗岭山区,苗村侗寨星罗棋布。村寨无论建于何地,也不管住户多少,其村头寨尾,大半都建有寨门。苗侗寨门,似门非门,既有有形的又有无形的,是一种文化内涵极为丰富的民族民俗建筑物。

  若是有形寨门,可能是架在溪上的板凳桥、风雨桥,或长在路边的保寨树、萨坛树和建于村口的岩菩萨、保爷凳。此类“寨门”建筑,村民心中有数,外人不易察觉。即便是名副其实的寨门,也只不过是村寨内外的标志而已,其门通常是无需关锁的。此类寨门,或状似牌楼,或状似凉亭,小巧玲珑,赏心悦目,有尚好的视觉效果。有的寨门,彩塑彩绘,琳琅满目,雍荣华贵。而有的寨门,不雕不绘,朴实无华,凝重深沉。多数寨门安有“美人靠”。身着明清款式服装、梳着唐宋发型头饰的苗侗村民坐在“美人靠”上小憩,诚为苗岭一景,宛如世外桃源。

  苗侗寨门是村民迎来送往,与客人唱拦路歌、向客人敬拦路酒的公共场所。寨门拦路酒多用牛角杯。喝此酒时,有经验的客人绝不伸手接牛角,否则主人一松手,那沉甸甸的一牛角酒便全归客人了。许多村寨于客人进寨时,将莽筒芦笙队横排于寨门外的田坎上,鼓腮劲吹,山鸣谷应,宾主在热烈气氛中举行饶有风趣的进寨仪式:主人唱一首歌,客人喝一口酒,手脚麻利的村姑速将一大块肉塞进客人嘴中,引起一阵欢笑。每当过苗年、吃牯脏(杀牛祭祖),送客过寨门,除群集于寨门唱歌、喝酒外,还举行妙趣横生的打酒印、拴彩带、挂红蛋等仪式。客人以所得的酒印多、彩带多、红蛋多为荣耀。打酒印系以红绿颜色在客人脸上“画花猫”,分明是一种戏虐,却被视为做客归来的得意标志,竟有几天几夜留着不洗者。

  寨门送客,对于未婚青年男女来说,显得特别重要。因为苗侗民族自古聚族而居,一族一姓一个村寨,寨内互不婚配。婚恋活动除农闲集体“游方”和“行歌坐月”外,多借助节日互访或婚嫁走亲中的寨门对歌来进行。主寨姑娘以歌拦路,滞留客寨后生,彼此对唱分别歌,一唱就是几个时晨,寨门成了播种爱情的地方,因此是最难离开的地方。惟其如此,寨门不可或缺,且修得格外讲究。

  寨门在某种意义上,也有护寨功能。每年冬季“扫火星”,村民于寨门外用芭茅草扎一草标,插在地上,示意不能进寨,以为如此,灾星出得去,进不来,有利于防火。用巫师的祭词来说:“封寨扫火星,火就不烧寨,水也不冲田,家家打谷120仓,人人活到120年。”吃新节、过苗年、吃牯脏等节庆活动祭祖时,据说那些“死得不干净”即非正常死亡和死时见血的先人灵魂进不了寨,需将祭品端至寨门外祭祀。在村民心目中,寨内、寨外之间,有道明显的防线。这防线与进寨小路的交叉点,便是寨门之所在,不管它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上一篇:贵州的井
下一篇:黄果树的由来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